我所理解到的与世无争,不是累了,也不是倦了,是根本不想再与自己相争,连自己也不屑与自己争了,就真的没有什么,再值得去争了。这样的无争,恐怕才最为彻底。

我所理解到的与世无争,不是累了,也不是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