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生中,我们大抵会爱上两种人,一种治好了我们的病,一种让我们病入膏肓。

一生中,我们大抵会爱上两种人,一种治好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