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能承受任何痛苦,只要这种痛苦有意义。

我能承受任何痛苦,只要这种痛苦有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