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如你不懂我,那错的永远是我,不必惊讶,连解释都是多余。

假如你不懂我,那错的永远是我,不必惊讶,